新闻中心 分类>>

AG亚游九游会烧钱的骑行购车只是开始

2024-01-29 08:59:08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AG亚游九游会这个夏天,骑行再次“火”了起来,“夜骑”也成为了年轻人热衷的解压方式之一。

  小红书上,和“夜骑”有关的笔记越来越多,“北京夜骑线路”“上海夜骑路线”和“成都夜骑线路”等相关笔记都有着较高的阅读量。抖音上,与“夜骑”话题相关的视频播放量已达28.7亿次,“来北京总要夜骑长安街吧”更是成为一众夜骑人士最常用的视频开场白。

  为了感受北京夜骑线日晚上来到了北京“夜骑”网红打卡地长安街。暮夜时分,华灯初上,城楼的灯光亮起,长安街也迎来了骑行高峰,山地车、公路车、小轮车、共享单车各种车型鱼贯而入,汇聚在长安街。晚上8点,由于骑行人数过多,长安街自行车道一度出现了“大堵车”的情况。

  90后女生乔乔经常“夜刷”长安街,“白天闷热,到了晚上热气渐渐退去。工作一天之后,到长安街骑上一圈,看着眼前闪过的北京夜景,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非常解压。”

  乔乔告诉燃次元,如果想要看到更多北京地标性建筑,可以从建国门彩虹桥出发,“如果出发得早,能在夕阳西下之时,在广场观看降旗仪式。”

  “现在的长安街上,不仅骑行的人越来越多,十几万的进口公路车更是越来越常见。”比起前两年,乔乔感受到的最大变化就是,骑行的人越来越多,骑的车也越来越贵。

  小红书的调研数据“印证”了乔乔的感受。数据显示,在参与调研的骑行人数里,超半数人是去年才加入骑行的,理由主要是健身、缓解压力和社交。其中,29-33岁的人群增长最快,入坑时间越久,愿意花的钱也越多。骑行超过1年的骑手们愿意花费万元以上,骑行3年的人中六成花费已超过5万元。

  资深骑行爱好者高磊直言,骑行是项烧钱的运动,“因为骑行是一项人车强交互的运动,所以玩骑行的人一般都会对车改装升级,轮组、变速等等,以提升骑行表现。粗略计算,我花在买车和改车上的费用就超过了15万。”

  “但购买自行车不是终结,而是起点AG亚游九游会。”骑行生活方式品牌RE而意的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园表示,RE而意的复购中,用户花多少钱买一辆自行车,基本上每年都需要会花费等额的“维护费”,或为爱车更换零部件,或为自己添置骑行装备。

  在社交平台上,“运动”“健康”“社交”“解压”成了伴随骑行出现的高频词,消费者对自行车不止于交通工具的需求,也促使着自行车品牌们纷纷走上产品升级之路,冲刺中高端价格带。

  但部分国产自行车品牌的高端化之路并不好走。以凤凰、飞鸽、永久等中国传统自行车品牌为例,一方面,因为品牌长期定位几百元的价格带,进而形成大众化的品牌印象,即便是用上顶尖的禧玛诺的变速器攒出一些高端车型,消费者依然“不买单”。

  另一方面,捷安特、美利达、闪电、崔克等品牌早已在自行车中高端市场发力,也因此成为了消费者的首选。

  不难看出,对于中国传统自行车品牌来说,只有同时在技术和品牌上发力,才能实现真正的高端化,进而在这波骑行热中“掘金”。

  从2018年开始骑行的铁人三项爱好者高磊,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在骑行上的花费,“我一共买过3辆自行车,现在常骑的有2辆。一辆是BMC的,花了5万多元,另一辆是CERVELO的,花了3万多元。我对每辆车都进行过改装,加在一起仅硬件上就花了大概15万元,这还不包括骑行配套装备及保养的费用。”

  另外,因为经常参加比赛,高磊还会不定期做Bike Fitting(即协助车手找到其所适合的各种配件规格,并将车辆调整到符合车手骑行目标与身体情况的设定)。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测量和数据分析,调整车的几何设定、各项数据等,让自行车更贴合个人身体。这个过程也经常伴随配件改装,有助于提高成绩。”高磊告诉燃次元,目前国内比较普遍的价格是1500-2000余元。

  因为练习铁人三项的缘故,高磊开始科学系统地练习起了骑行,“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是每年参加6场比赛,包括3场铁人三项和3场马拉松,为的是以赛代练,强身健体。所以我需要完成一个月640公里的骑行训练量。”

  除了比赛,“社交属性”也是高磊喜欢上这项运动的原因之一。“骑行是一项非常有意思的活动,既可以去郊区爬坡,边欣赏美景边锻炼身体,也可以耍酷压弯,享受耳边生风的自由畅快。”

  除了每周两次骑行课程,高磊也会在周末约上朋友一起出行,“骑行既可以是个人行为,也可以是团队运动,因此具备一定的社交功能,而且骑行不像跑步和健身那么枯燥,周末约上朋友一起骑行,既锻炼身体又放松身心。”

  同样因为社交属性而喜欢上骑行的还有Amy。在她看来,骑行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还是一种生活方式。

  “2020年开始,我就陆续被身边的朋友安利休闲折叠自行车领域中的顶流小布。但当时的我还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花一万多元买一辆自行车,几百元买的永久牌自行车不是一样可以畅快骑行吗?”

  但随着自己对骑行的热爱越来越深,Amy发现,自行车早已不仅仅是一项交通工具,更成了人与人连接的媒介。

  去年7月,Amy终于下定决心“拿”下了一辆高颜值的限量款小布,自行车到手后,Amy不禁发出“真香”的感慨。“北京是比较适合骑行的城市,而且地铁友好,小布作为小轮折叠车进出地铁很方便。”拥有了小布之后,半小时内的路程Amy都会选择骑行的方式,再不会打车。

  “骑行还是一项特别好的有氧运动,大家在一起骑车相当于一起玩,互相之间也有谈资。”谈起骑行的乐趣,Amy表示,自己平日里也会参与俱乐部的骑行活动或跟朋友约骑车,“因为骑行我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这也是骑行给我带来的附加值。”

  自从买了小布之后,Amy已经为这项爱好投入了大概7万元,“买车花了3万元,改装车花了4万元。”

  尽管花费不低,但对于在骑行上的投入,Amy认为非常值得,“我以前会花很多钱去买包包和衣服,但现在我会更多地把钱投入到可以悦己的爱好中来,骑行这项运动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

  乔乔是从2022年5月开始接触骑行的,此前她喜欢的运动是跑步、越野和攀岩等。“如果说跑步是寻找自己,那么骑行就是寻找自由。”乔乔告诉燃次元,在经过两个月“共享单车”对通勤的习惯培养后,自己买了辆折叠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

  乔乔表示,买了自行车后,身边的朋友就开始约着自己一起骑行,“但很快我就发现,大部分朋友骑的都是山地车和公路车,我的折叠车勉强通勤还可以,但真要跟朋友约着一起骑行,长距离和爬坡都是折叠小轮车的阻碍。”

  “而且不同车型需求不同的骑行姿势,产生的感觉也不同。”在乔乔看来,骑大轮车的女生又酷又飒。

  除了购车外,乔乔在骑行装备的花销也不少。“骑行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头盔和骑行服等装备的质量和舒适度也非常最重要,这方面的费用加起来也有一万多元。”

  原本因为出行安全和方便才选择骑行的乔乔,在骑了一段时间之后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一年多的时间,乔乔发现身边买自行车参与骑行的朋友越来越多,更切身感受到了爆款自行车“一车难求”的景象。

  乔乔告诉燃次元,2022年底,自己看中了一辆捷安特女王系列的山地车,价格大概在2万元左右,但因为当时国内只有几辆现货,因此让这辆车变得异常抢手,“我之所以看中这辆车,一是因为颜值高,二是因为它的车架对女性非常友好。”

  同样的情况Amy在购买“小布”时,也遇到了,“店员告诉我要等4个月才能拿到车。但我实在不想等那么久,就从一名外地经销商那里加价购买了两辆限定款的小布,一辆是2023年发售的barbour合作款,另一辆是2022限定的暗黑土耳其绿,我和我老公一人一辆,共加价一万多元。”

  北京一家捷安特线下门店的销售人员告诉燃次元,比起去年同期,今年自行车的销量有增无减,尤其是暑期开始后,自行车销量更是有了一个明显地增长,“尽管一车难求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主销车型仍需订货和等待。”

  购车难也让二手自行车的“保值率”居高不下,甚至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理财产品”。Amy在最初被朋友安利“小布”时,对方就提到了“小布”的理财属性,“我虽然没有理财的想法,但也因此关注到了小布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的溢价情况,2万元入手的小布,转手卖到3万元并非难事。”

  对此,罗园告诉燃次元,自行车供不应求的主要原因是需求增速超过了产能增速。

  “供应链紧张的原因并非是供应量压缩,相反,在近几年,无论是配件、套件还是自行车本身,销量和产能都是增长和扩大的状态,但由于近几年自行车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爆,需求增速远远超过了产能增速。另一方面,自行车受到自身工艺特点的影响,完整的自行车产业链需要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参与才能组装完成,这就需要协动协调,也会对产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对于这一情况,资深骑行爱好者高磊表示,“一方面是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的爱好者越来越多,现在北京的长安街上每天都挤满了骑行的人。另一方面,因为骑行相关的从业者越来越多,也让骑行俱乐部数量明显增多。”高磊回忆,自己3年前加入的骑行社群,当时群成员仅有30人,但如今已经发展到300人的规模了。

  如高磊所感知的,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自行车相关企业10.8万余家;其中,仅2022年新增注册相关企业1.3万余家,同期增长了14.7%。

  在高磊看来,从业者的增加正是国内骑行市场蓬勃发展、消费者需求更加专业和细分的体现。“2018年,我刚开始骑行时,除了像我们一样有赛事需求的人会改车,普通骑行爱好者改车的并不太多。但现在,改车在骑行爱好者中变得非常普遍,为了使自行车轻一公斤,花上几百元到几千元的大有人在。”

  与此同时,高磊还对燃次元表示,很多人对骑行的热爱已经从爱好转变为专业,“这一点从参赛情况就能看出来,很多骑行相关比赛的参赛名额都是瞬间被秒光的。”

  骑行运动的火热正带动整个自行车产业的发展。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自行车市场规模为1940.7亿元,到2027年预计可达2656.7亿元。

  然而,对于国内品牌来说,想在巨大的市场份额中占有一席之地并非易事。美骑发布的《2021年中国运动自行车调查报告》显示,31.13%的用户在购买自行车时首选外国品牌,而首选本土品牌的用户仅为13.29%。

  “一辆车5000元,一辆车5万元,外观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车,性能却可能有天壤之别。”高磊对燃次元表示,当骑行变成一种运动方式后,每天的骑行距离可能达到几十到上百公里,因此对产品的性能就会有更高的要求。“从这一点来看,部分进口品牌的性能的确做得比国产品牌要好。”

  除了产品性能,供应链产能也制约着自行车品牌的发展。罗园对燃次元表示,中国是骑行大国,也是自行车制造大国,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有完整的自行车产业链。

  “说中国是骑行大国,是因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基本是全民自行车时代,只是那时候的自行车还是交通工具,而非场景。但如今,自行车成了时尚标配产品,骑行成为多场景、更时尚的运动,给人们带来了生活方式的改变。”

  与此同时,罗园提到,目前,中国是全世界自行车最大代工国,基本完成了全球70-80%的代工量,包括有名的公路车架在内的配件,均由中国代工。“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有完整的自行车产业链,因为一般自行车品牌只是指生产车架。”

  罗园指出,但一辆完整的自行车,主要由车架、变速(套件)和轮组这三个重要部分组成。“当前车架主要在中国生产,但上游变速器的供应链则基本掌握在日本制造商禧玛诺的手里。除此之外,车胎、车座、把立等自行车零配件来自全球不同国家,骑行运动所用的中高端运动自行车实际上还是一个全球组装的产业链。”

  正是因为自行车特殊的产业链模式,使得自行车的生意有了诸多掣肘。红星资本局曾报道,去年,成都一家捷安特专卖店因为缺货,基本没有现车可以卖,这对车行生意影响很大,只能转去卖电动车和修车保养等业务。

  罗园也表示,而意全国共有6家门店,其中3家在北京,“从去年到现在,基本每家门店都是供不应求的现状。”

  尽管如此,在谈到国内骑行发展前景时,罗园仍较为乐观地表示,“欧洲骑行人群的渗透率在50-90%,目前国内的渗透率还远远不够,因此市场潜力也很大。”

  与此同时,国产自行车品牌也在纷纷发力中高端市场。材质越发轻量化、颜值更高的产品逐渐增多。中自协数据显示,目前国内自行车产品结构呈现优化趋势,2022年中高档运动自行车国内销量增长在30%以上。

  “在国内,骑行运动才刚刚兴起,甚至在大部分人心中,自行车的概念还停留在代步工具阶段,如果能让越来越多地人感受到骑行多样化的场景,改变对自行车的理解,那整个国内自行车市场的发展潜力还是非常大的。”罗园进一步表示。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张琳

  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产业咨询领导者,专业提供产业规划、产业申报、产业升级转型、产业园区规划、可行性报告等领域解决方案,扫一扫关注。

搜索